早晨

小朋友在周末的早晨先于我们起床,结果跑过来说,爸爸妈妈快起床,我要吃早饭了。妈妈你是软绵绵的QQ糖,爸爸你是硬硬的棒棒糖,软绵绵的QQ糖是个爱美的,硬硬的棒棒糖是很坚强的。

晚饭

从托管接回来,边走边讨论吃饭的问题,小伙子说自己想要去吃昨天的晚饭,于是两个人一起到同一个地方坐下来,应他的要求点了同一份菜单,说自己喜欢这面条。

其实这里不过是普通兰州拉面的一家店,点的也是很普通的牛肉拉面和肉夹馍。看着小家伙吃饭的样子带着有些小时候的影子,觉得长大后他会不会想起,曾经跟爸爸一起在一家很不起眼的兰州拉面馆一起吃同一碗面条,一起咬同一块肉夹馍的情景呢?至少会很想念共同进餐的时光吧。

带到一家没有电视,吃饭的时候也提醒自己把手机放在兜里不要拿出来,享受两个人一起共享晚餐,纯粹就是吃饭,聊聊食物的味道,喝点汤,吃点肉,一起度过肚子被吃撑的感觉。然后两个人摸摸比喻成大西瓜一样的肚子,哈哈大笑的结束晚餐。

这或许是我们陪伴一起长大的很平常的一天,却也是永远不可再复制的时光,珍惜并喜欢这样平日里的瞬间。

开始认真做一件事情

拖了很久了,毕业论文一直在缓慢的进行,现在是时候加快速度进展,在今年完成原定的任务。

计划不如变化,需要尽快完成现有的手上任务,否则还有多余的任务源源不断的进来,加之需要学习更多地内容,因此时间上可能还完全不够。

加油吧,已经落后了。

这么远那么近

曾经在电影里看过无数生命逝去的镜头,有惨烈悲壮,有平和安详,有撕心裂肺,也有感人肺腑,可那些都仅仅只是电影的镜头。

当今天亲爱的外婆离开我的时候,知道失去一个亲人远比那些更为深刻,像胸口压着一个石头却又无力搬走。眼睛干涩,已眨不出多一些润滑的水分。内心愧疚的是没有见上外婆最后一面,她就走了,我想让她知道我很舍不得她。

天堂这么远,只能在心里怀念她了;天堂又那么近,眼前会浮现她对我微笑。当知道她走了的时候,第一感觉是逃避,是不愿意去相信,因为我觉得我不能这么快失去外婆,失去从小到大印象中最疼爱我的人。长这么大的我甚至还没有准备好…虽然我知道人的生命就柴火一样,迟早会有熄灭的一天。

闭上眼隐约间还听得到小时候在外婆家睡觉的时候,远处传来的拖拉机声音,悠长,深远,平缓,沉静得好像在梦境深处,那里有心爱的慈祥外婆,永远微笑,还有她亲手做的世界上我最爱最美味炒粉干。

生与死

最近生与死的概念是离的这么近,自从记事以来的记忆里面,最疼爱外婆现在正遭受病痛的折磨,精神的煎熬。作为晚辈在这个事实面前竟然不知如何安慰老人,心里想去看看她,却不知道怎么说才合适。
自从儿子出身,才体会到了生命就是一个奇迹。从怀胎十月到生命的诞生,从哇哇大哭到开怀大笑,看着他从不会到会,看着他从爬行到走路,听得见啊啊嗯嗯到开口叫爸爸妈妈,心里有一份喜悦和一份责任感,更有一种成就感。也让自己重新思考,生命到底是什么。
生命是一种过程,以前外婆说地上有一个人逝去,天上就会多一颗星星。那时候半信半疑但是现在确实很愿意去相信这样的一个说法。现在只希望外婆能少一些痛苦能安安祥祥地想想的满足她的心愿。在生命逝去的过程中觉得任何人都很无助,因为谁也没办法去阻止。
突然非常想念以前外婆炒的粉干,因为每次去外婆家里的时候都会吵一锅非常好吃这份粉干,每次去都会想这应该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炒粉干了吧。虽然我知道可能有一天我再也吃不到这样的炒粉干了,可是印象中永远抹不去外婆对我们那一份关爱,甚至觉得外婆是世界上对晚辈最好的长辈了。